人民,字

1978 年的廣州    -[广州文字]

 

最近一直在整理广州旧骑楼的资料.偶然看到关于一个外国人在1978年影的广州.确实值得一看.

再看看现在的广州.步行街也好.北京路也好.都是店铺.即使再繁华.也没暖感了.我已经看不到我昔日所熟悉的感觉.

 

Posted by  at  2009-03-25 00:25:0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小朋友    -[淘旧的]

北京市育英图书馆之小朋友文学书籍.内为图文化教育.

Posted by  at  2009-02-18 22:37:41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泰国旧海报    -[淘旧的]
Tag:

在泰国的旧市集和天光虚.细心淘的话会淘到很多旧的小海报.多以繁体为主.可见以外唐人在泰国经商贸易情况显见.

Posted by  at  2009-02-18 22:09:1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大量出售    -[生活杂文]
Tag:

(摄影by popil  地点 上海)

如果你习惯散步.你会发现上海在大规模地拆掉一批批的老房子.然后腾出一块块堆满碎石,木头,的小场地.里面买各样的二手木头和木门.翻新的地板.一块块并列又惨状地堆积.突然地成为上海新起风景线.

 

Posted by  at  2009-01-23 15:03:56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今天工作繁忙吗    -[生活杂文]

(摄影by popil 地点上海)

在上海的街道随处可见到的黑板会根据每月选题而做手绘形式的黑板报.多数为居委会在宣传保健和安全意识.画风依然是民革时期的农民兵形象.上色和内容都保留传统.十分有意思.

http://popil.blogbus.com/

 

Posted by  at  2009-01-23 15:01:28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配修车钥    -[生活杂文]

(摄影by popil 地点/北京)

大街小项里常有便民的修车配匙.单车坏了能修.门锁坏了能换.老师傅自然老手艺.但临街以后大概也会变成旺铺.虽然知道这类行业不会消失.但一旦系统化和连锁化.味道就变了.看不到戴老花眼镜的做手艺满面胡子的老头.换成油头满面白肉肥小生.是不是很可惜.

Posted by  at  2009-01-07 04:39:1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托儿所    -[生活杂文]

(摄影by popil 地点:武汉)

托儿所.用于专门照顾和培育婴幼儿生活能力的地方,也指公共场所中因父母不在而由受过训练的服务人员临时照顾孩子们的房间或地方。所以服务范围广泛.师资也不严格.提供开发智力的学习课程.也提供全托和照顾饮食.与集中营的保姆完全没有分别.实际是当代城市人对小孩缺乏时间沟通照顾的一个依赖机构.

Posted by  at  2008-12-10 17:12:5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1) | Trackback(0)


电子计算器和食粮票    -[淘旧的]

(摄影by popil 物品拥有人:popil)

周六散步.和友人去旧集市买了一个木制电计算器盒子.中国上海制造.上有烫贴漆画.包云型边.后来被我重新改装.把内隔木拆除改垫红绵布.放置针线和纽扣用.

另外在上海四行仓库附近找到旧时普通工厂用食粮票.上面是繁体及老土得很好很好看又简明扼要的饭菜图.两张下来实在够我一顿饭量.现在大概已经不会再有粮票的使用.觉得可惜.但可惜在什么呢.是记忆还是曾经熟悉使用过的东西始终要消失所以可惜.还是单纯因为这样事物不存在了觉得可惜.实在是不清楚的.

食粮票啊.那应该是在母亲的手里出现过的东西吧.记得以前她在工厂工作很辛苦.我还小.所以必须每天都载我一起去.工厂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坐在她单车然后经过一个渡轮又摇摇晃晃到了的地方.

 她的工作实际应该是"车"(缝制)纸皮袋.我是不能在她身边呆太久.所以会一个人周围跑.记得那里有一个洗不干净或从来没洗过的水池.那里堆积了黑黑的腐化掉的落叶和常见的垃圾.例如泡沫.木头.罐头.各样的包装纸.胶袋.一些鱼的尸体.一些老鼠的尸体.一切昆虫的尸体.都和黑黑的叶混在一起.但并没觉得特别难看.就像它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存在着一样.自然的.但后来据说打捞到人的尸体后.母亲是禁止我去那个地方.

所以我开始去旁边的篮球场玩.很小很小的篮球场上有很小很小的篮球架.只有半场.架子是什么颜色的.篮球板呢.忘记了.只记得那时候我通常会捡路边的石头或者小垃圾向很高很高抛去.却从未碰过篮圈.直至,抛累了会开始捡地上的松子果和松子的叶枝.啡色的叶子端有一硬黑的枝头.如果用两枝叶子交叉嵌在一起.同时拉两边.自然会有一边枝叶的枝头断开.这是我常与母亲玩的游戏.也是我和她最轻松的一种交流.

然后中午时间会很快到.母亲带我打饭.带着几张粮票.她会尽量让我挑肉肉.工厂的鸡翅是很好吃的.做得很粗糙.味道也焦焦.但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吃.那种味道其实和后来学校饭堂的午饭是一样的.但通常只会用一张饭票.因为两个人吃二"两"饭刚好.我与母亲的饭量是很少的.放在一个同小饭盒里.拿回自己的座位.她会把饭盒盖给我作盛饭用.那时候还是会使用一种薄的铁勺子.含在嘴巴里硬硬的很大很不喜欢.吃的时候得很小心嘴巴.

偶然她会给我用热水放在搪瓷杯里用杯盖盖着煮一只鸡蛋给我.半生熟的很好吃.她好像一直都尽可能让我过得好一点.再好一点一样.对此我依旧是感激的.

有时候收集一样东西的最初和最终目的并不为什么.只是为了记忆和记得一个事情.一个自己的事情而已.

Posted by  at  2008-12-10 17:04:19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理发    -[生活杂文]

理发,(Hair care),又名 头发护理,常见的是修剪头发,简称剪发,令人外观清洁整齐,有美化外型、美容之功用。 理发可以是家庭生活活动,家属及朋友互相帮助。不过理发也可视为七十二行之一种专业,是发廊、理发店的理发师之职业。而理发通常指基本的头发护理,而头发的美化则称为美发。但除了剪发,“理发全套”可能包括洗头、吹头发、染发、恤发、定型、美甲、按摩等。

但我国很久以前是没有“理发”一词的,认为“头发”受之于父母,不能随便剃除。故当时男女都留长发,只是盘发的方式不同。并且越浓密越为美的准则.更早前的明代叫“篦头”,清代叫“剃头”,还有叫“剪头”、“推头”等。 只到了汉代,改革开放后.提倡剃头剪辫.才有以理发为职业的工匠。

时至今天.理发依然是以家庭式为单位的服务性行业.小家经营式的理发店经常随处可见.但由于通常不是拿正牌经营.一般只会写一块老式小木牌放置门前.以招客人.

Posted by  at  2008-12-01 19:05:03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实体    -[生活杂文]

(摄影by popil  地点:上海)

早期教育学校铁栏围墙会更实体表达德美体健劳

Posted by  at  2008-12-01 18:35:52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共4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后一页